王杰追忆童年:拿人头骨当保龄球玩

核心提示:在香港邵氏电影公司的片场,王杰度过了他的童年时光。12岁父母分手,王杰被送到基督教会学校三育书院寄宿。寄宿读书的5年中,父母亲鲜有探望,甚至连学费都没有替他缴足。在老师的赞助和学校提供的清洁

核心提示:在香港邵氏电影公司的片场,王杰度过了他的童年时光。12岁父母分手,王杰被送到基督教会学校三育书院寄宿。寄宿读书的5年中,父母亲鲜有探望,甚至连学费都没有替他缴足。在老师的赞助和学校提供的清洁工作下,王杰的学业才得以进行。

许戈辉:你如果要是在台湾生活,就应该是比较喜欢喝茶是吧,香港人也喜欢喝茶倒是。

王杰:香港人喜欢喝酒,这是实话实说,否则每天兰桂坊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在那迷恋。但是台湾人嘛,他们喜欢喝茶,可是我又不喜欢他们那样喝茶,太多讲究功夫,我去喝过一次那种茶,这种叫什么?就像他们这样,哎哟,摆了一大堆东西。

王杰:我两下我就走了,下一次我再去我说,麻烦不要,你给我一个大杯子,把那个茶叶丢下去。

你看我们在我们这边北京那种机场,常常有一些那些,那些长辈,不就拿个杯子一堆茶叶,或者你到一些写字楼里,那不拿个玻璃瓶,那多豪爽,把茶叶一放下去,就直接这样喝,哎哟那个好麻烦,那个还要,还要倒很多东西。

解说:在这个粗狂男人的履历中,籍贯一栏上写着的是西安。事实上,王杰出生于1962年的台湾,3岁随父亲到香港发展,17岁只身重返台湾寻找工作机会,25岁在台湾歌坛崭露头角,迅速席卷台湾、香港,乃至整个话语乐坛。三十多岁时,他移民加拿大,如今已年过五旬,王杰更多时间是住在北京。

王杰:这个话其实问到我最伤的一个地方,其实我到现在为止,我自己也不知道,到底我的家在哪儿。坦白说一句话,我有一点混乱,有一点混乱,到底我该属于哪里,因为政治的问题,你知道哪边谁都不让谁,三个地方,三个地方都不让谁,谁都不让谁,可是我又却不知道为什么,我来这边,只能说我觉得这边很亲切,没有陌生感,我回到香港,我也觉得香港没有陌生感,我去到台湾,我也觉得台湾没有什么陌生感。

许戈辉:这就牵扯到一个很关键的问题,就对你来说家到底是什么,是一个房子,还是一个熟悉的文化环境,还是家里边等待你的那个人。

王杰:对,总有人上面的缺失,而且就像我自己的身份,怎么讲,不管在婚姻上面,或者交女朋友方面,永远都没有一个很好的结果,所以这让我觉得,怎么说呢,很遗憾,也很难过。因为每次一段婚姻,或者交一个女朋友,好像到最后大家就是看在你王杰的钱,钱。

许戈辉:但是我想知道,那你不觉得你自己的眼光是不是也有一点问题。就是你为什么总会碰到这样的女孩呢?

王杰:这个问题我问过自己,我不知道为什么,我就是喜欢,喜欢上的都是那样子的。

王杰:对,可是大部分都是。怎么讲,要到了就会离开,就会分手,这个道理我其实到现在还没有办法解破。

解说:在香港邵氏电影公司的片场,王杰度过了他的童年时光。12岁父母分手,王杰被送到基督教会学校三育书院寄宿。寄宿读书的5年中,父母亲鲜有探望,甚至连学费都没有替他缴足。在老师的赞助和学校提供的清洁工作下,王杰的学业才得以进行。

许戈辉:你觉得在你成长经历中,是什么给你带来了至今为止最可贵的人生经验?

王杰:我从小学一直照顾到我读大一的时候的那个老师,因为为什么呢,他从小到大,因为他知道我父母,我很小父母就离婚了,就再也没有跟我父母一起生活过了,我就一个人到。

王杰:没有人管,只不过是在到了14岁、13岁开始,慢慢慢慢的一步一步的开始觉得孤单、寂寞,还有一种就是渴望那种爱,可是没有,可是这是我老师,他的教育。因为始终他是外国人、西方人,他们的观念跟我们不太一样,他从来不会,王杰我告诉你,我就是走这一边,你不准给我走左边,因为我们中国人现在这种教育方式,就是很专制的,老师就我告诉你,或者父母告诉你,你只能走左边不能走右边。

王杰:变成这个小朋友,他永远想,那左边是什么东西,他就会想去探一下,结果一探就闯祸了,就出事儿了。

王杰:有很多啊,我最出格的事,就是比方说,以前我爸爸妈妈在我小时候,他们常常告诉我们,或者年纪大的人,灌输我们一种思想,哎呀,那个叫什么,那个山上有一个缸,一个缸,一个缸,那个东西里面的东西千万不要去碰啊,那些都是恶灵,都是恶灵,因为那些都是死人骨头,我们叫做乱葬岗,就是以前古代的乱葬岗,香港以前有很多,你知道。可是他们会用命令你,告诉你不准去翻开来看,不准,就变成产生我们会有一点。

王杰:好奇,跟几个同学就去把它给翻开,然后人的头骨就拿来当保龄球玩,在那边丢,然后把人家的大腿骨头,拿出来两截。因为那时候,我们小孩子很迷李小龙,就拿那个绳子把两个。

王杰:双截棍,就是双截棍就在那儿玩,才知道闯祸我们中国人长辈就是,你完了,你完了,那个鬼一定会来找你,晚上就来找你,吓你,你知道吧。哎哟,真的怕,老师就知道这个事情,就会去安慰。

他说我告诉你,先告诉你,这个地球不会有恶灵来找你,只要你心存善良,善良是最大的武器。他说我告诉你,为什么不要去翻人家,那是对他们的一个尊重。你想想看你这样子,别人如果拿着你的骨头,拿着你那个来玩来丢,你会不会高兴,你不会高兴,不要说骨头,我不问过你,就拿你餐桌上面的水果来吃,你会不会不高兴,你会不高兴,对不对,这是一种尊重。所以从这时候就开始产生一种教育的方式,所以我一直到现在为止,我从小到大,我老师教我的,就是永远是两条路自己去选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